暴风集团陷“风暴”昔日影音霸主何去何从

中国商业新闻/中国商业网(记者祖爽)风暴集团最近的日子非常艰难。暴风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冯欣在涉嫌犯罪后被迫采取公安机关的执法措施。暴风城集团的连续两个交易日(7月29日和7月30日)的收盘价偏差超过20%。尽管风暴集团表示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是正常的,但近年来其情况并不乐观,这是不争的事实。从资本市场的宠儿到放弃,风暴集团将来会去哪里?

079ffd86744b58f5be22053fb93cccab.jpeg

中国商报/中国商业网祖爽摄影

状态:股票价格变动员工无知

暴风城集团目前的运营状况如何?日前,“中国工商报”记者前往风暴集团有限公司海淀分公司了解情况。记者看到该分公司仍处于正常运营状态。通过玻璃,可以看出员工正在工作,但数量不大,会议室闲置。

但是,记者注意到,该分局的前台有两名值班的保安制服。在询问记者的意图后,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不允许外人随意进入。然后,记者试图采访了几名经过调查的暴风雨员工,但有几名员工没有回答记者的提问,而是直接进入公司。

03d0368d4b6be0257bdaad3348f57242.jpeg

中国商业网祖爽/照片

风暴集团过去几天特别困难。 7月29日,风暴集团在冯昕的“过错”之后迎来了第一个涨停。就在前一天,风暴集团发布公告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冯欣被涉嫌犯罪的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有关事项仍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风暴集团还表示,截至目前,该公司的运营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运营;同时,公司将制定相应的工作管理方法和应急预案,最大限度地发挥公司的业务活动顺畅运作;公司将继续关注事件的进展,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据媒体报道,知情人士称,冯昕主要是因为暴风城集团于2016年和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联合推出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 Silva Holdings SA被捕,而冯欣受?咴谡飧鱿钅康娜谧省?

7月29日晚,暴徒风暴集团收到负面信件,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的一封信,要求解释公司实际控制人冯欣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无论是涉嫌单位犯罪,或者是否与公司有关。并在7月31日之前提交相关说明。随后,暴风城集团的收盘价连续两个交易日(7月29日和7月30日)累计跌幅超过20%。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的相关规定,这种情况是股票交易的异常波动。

事实上,冯欣已经进入“赖来”名单,并且在警方采取强制措施之前受到法院限制。今年3月10日,根据中国执行信息披露网披露的信息,Storm Group再次被列入劳工和人事纠纷的强制执行人员名单。暴风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冯欣受到了法院的限制。根据规定,丰鑫不得有高消耗,无生命和工作必要的消费行为,包括选择飞机,火车软卧,二等及二等以上的船舶。

此外,最近,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的两项行政裁决表明,经常出现在“赖来”名单上的风暴集团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截至7月30日收盘,风暴集团连续两天下跌,报5.10元,总市值仅为16.8亿元。四年前,风暴集团上市已录得36个涨停限额,并于2015年5月21日盘中创下327.01元的纪录,比发行价高出45倍,总市值突破400亿元。当时被称为股市的神话。

困难:无法赶上风和红利深入“暴风雨”

凭借坚持不懈的激进创造超级经济以支持高市场价值,冯昕曾为风暴集团编造了一个美好的梦想。然而,在短短四年时间里,风暴集团的总市值已经蒸发了95%,完全押注赌注的互联网电视业务一直疲软。冯欣及其公司可能面临自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

据公开资料显示,冯昕于2005年底创办了北京酷热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自己的核心技术播放软件 - 酷视频; 2007年初,酷派科技收购了Storm Video并成立了北京风暴科技有限公司,冯新仁CEO; 2015年2月,冯欣宣布暴风城的产品由暴风城镜子独立运营,北京风暴镜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冯欣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2015年3月,暴风城在国内创业板上市。

上市后,风暴集团努力工作,不断“走向潮流”,成为风水的“追逐者”。它已经涉及互联网电视,体育直播,VR,甚至P2P,区块链等领域。然而,近年来,由于互联网视频业务的激烈竞争,暴风城集团最着名的“Ace”风暴视频长期落后于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等新星。 Storm Group的主要收入已逐渐从风暴视频转移。在互联网电视上,但出售风暴电视无法支撑资本市场的想象力。

自2018年以来,Storm集团已开始实施其焦点战略,在DT(数据处理技术)大娱乐战略中分拆互联网电视,推出All For TV战略,并计划在2019年将该业务全部纳入上市公司。但是,在电视行业降温和行业巨头转型的背景下,风暴集团并不乐观。

从现有数据来看,互联网电视没有给予Storm集团足够的支持。根据销售数据,Storm TV去年仅售出834,000台,远远低于200万台的销售目标。在财务报告方面,风暴集团的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27亿元,同比下降41.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9亿元,同比下降2077.65%。

家电行业观察员洪世斌告诉记者,从纯电视业务的角度来看,无论是大规模采购,品牌还是销售终端网络覆盖,风暴集团都不会占据主导地位。互联网电视背后的逻辑是“硬件+内容+平台”。这种商业模式需要强大的资金来支持和促进。如果Storm Group无法找到强大的资金支持,那么仍然很难实现盈利。

据记者了解,风暴集团也发现了“救赎”。去年12月,风暴集团宣布与东山精密和如东新宇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Dongshan Precision和Rudong Xinyu分别向暴风城的子公司暴风城注入了4亿元人民币。两人将分别拥有风暴指挥官10.53。 % 分享。但是,这次合作没有拯救风暴组。

今年6月25日晚,东山精密透露,由于对Storm Group核心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资,东山精密已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少5000万元。与此同时,作为上游供应商,东山精密还为Storm Intelligence及其子公司带来了2亿元的坏账。

与此同时,Storm Group正在失去对风暴情报的控制权。根据Storm Group发布的公告,由于该集团放弃其子公司Storm Intelligence的优先购买权,该集团将失去其在风暴相关智能业务活动中的领导地位,并将失去对风暴情报的实际控制权。因此,Storm Intelligence将不会包含在Storm Group的合并报表范围内。据媒体报道,风暴涉嫌上天。

显然,12岁的风暴集团正处于“暴风雨”之中。风暴集团是否能摆脱这场“暴风雨”的漩涡还有待观察,中国商报记者将继续关注这一情况。